图吧地图

潍坊市安丘市行政地图

更多>> 安丘市概述

    安丘市位于山东半岛西部,北纬36 °05′-36°38′,东经118°44′-119°27′。北接坊子区,西连昌乐、临朐县,东与高密市、昌邑市以潍河为界,南隔河与诸城市、沂水县相望。直线距离北至潍坊32公里,西至省会济南200公里。全市总面积为2011平方公里,总人口110万。安丘市域南北长61.5公里,东西宽65.3公里,地势为西南高东北低,山区、丘陵、平原各占三分之一。截止到1997年底,安丘市辖32个乡镇,1440个行政村。安丘历史悠久。汉景帝中元二年置县,至今已2100余年。境内名胜古迹众多,旅游资源丰富。已发掘大汶口、龙山、商周文化遗址41处,文物 1万多件。老子庙、东汉大型雕刻画像石墓、素有“山东无二坊”之说的庵上石坊、孔子之婿公冶长书院等人文景观均属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集国内著名风景风情于一体的青云山民俗游乐园, 占地3000亩,突出民俗特色,与名胜古迹相衬相映,使安丘更具诱人的魅力。安丘市地处暖温带湿润季风区,气候温和,四季分明。境内平原、丘陵、山区各占1/3。物产资源丰富,非金属矿产种类多、储量大,现已探明和开采的有重晶石、石灰石、大理石、玄武石、白云岩、花岗岩、油页岩、膨润土、石墨等20多种,分布广、品位高、易开采,开发前景广阔。安丘市农业独具特色。安丘蜜桃、大姜、大蒜、芦笋、牛蒡、草莓、肉食鸡等名牌农产品畅销海内外。到目前,全市有28种农副产品在国家工商局注册了商标,18种蔬菜获得了全国绿色食品使用标志。在第二批“中国特色之乡”命名活动中,安丘市同时被命名为“中国蜜桃之乡”、“中国姜蒜之乡”、“中国芦笋之乡”、“中国草莓之乡”、“中国樱桃之乡”和“中国淡水养殖之乡”。1998年全市农副产品出口总量达50多万吨,出口交货值20多亿元,占整个青岛口岸瓜菜出口总量的三分之一。安丘市工业实力雄厚。现有市属工业企业48处,乡镇办工业企业207处,形成了轻工、化工、纺织、电子、机械、建筑材料等十大行业,工业产品达 1400多种,有61种获部优、省优称号,29种填补国内、省内空白。饮料酒、钢管铁塔、散热器、环保系列产品、仿丝绸、放射性免疫试剂等产品在国内外具有较高的市场占有率。特别是景芝美酒,已有千年历史,曾获得巴拿马国际博览会金奖,名扬海内外。安丘市流通活跃,商贸繁荣。历来是山东半岛重要的商品集散地和贸易商埠。一大批专业批发市场和集贸市场联结城乡、辐射国内外。安丘市姜蒜批发市场, 年成交额10亿多元,是全国最大的姜蒜批发市场。安丘市是国务院批准的首批沿海对外开放县市之一。目前,全市累计审批利用外资项目241个,合同利用外资5亿美元,实际利用外资28亿美元,建成投产的三资企业74家。全市有16大类300多种商品,出口亚、欧、美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1998年出口创汇完成5993万美元,其中自营出口创汇 1005万美元。安丘市基础设施完善。境内公路四通八达,胶济铁路横贯市境北部,济青高速公路邻境而行,国道206线、省道下小、央赣路等主要干线交汇于境内。市区离青岛国际机场100公里,距济南国际机场150公里,距潍坊机场20公里,交通非常便利。

更多>> 安丘市历史

    刘耀椿刘耀椿(生卒年月不详),字庄年,山东安邱人。鸦片战争时期,任福建兴泉永道兼金厦兵备道。他勤于职守,先后协同闽浙总督邓廷桢、颜伯焘筹防,对守卫厦门,抵抗英军侵略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原两广总督邓廷桢于道光十九年(1839年)十二月调任闽浙总督,道光二十年(1840年)抵任后,立即会同福建水师提督陈阶平和兴泉永道兼金厦兵备道刘耀椿,认真设防备战,采取“以守为战”的策略,保卫海疆。刘耀椿在所属地区,积极执行邓廷桢严厉查禁鸦片,坚决抵抗侵略政策,申明赏罚,策励群材,同心合力,具体组织地方的军民,外攘内侦,拔本塞源,颇见成效。同年三月间,刘耀椿密饬守备杨靖江带领水勇三百八十余人,雇大小渔船十一只,至金门、铜山(今东山县)一带,巡查外国烟贩走私船;四月又饬都司周光碧带领水勇二百余人,配合民船,出洋缉捕汉奸走私船。二十一日,杨靖江所率水勇各船,在穿山洋面,开枪环击??,外国走私鸦片犯伤亡十一人。二十六日夜,周光碧所带水勇,在围头洋面,截获汉奸走私鸦片船,当场捉拿走私汉奸十一人,起获烟土两千余两,使“水陆文武各员,皆有轩鼚鼓舞之意。”①同年五月,懿律率英舰封锁广州珠江口,由于钦差大臣林则徐设防严密,不敢轻易挑衅,便按照英国政府训令,留少量船舰封锁广州,集中主力舰队,分兵两路北犯。一路入侵厦门;一路攻定海,北上白河,威胁京都。六月四日,英舰一艘由青屿洋闯入屿仔尾洋面,悬挂白旗,以侦探守军动静。当时,刘耀椿和水师提督陈阶平皆“因公在外”。次日,英舰投放舢板船一只,载英军三十余人前来挑衅,先挂白旗伪称“求和”,后挂红旗扬言“开炮”,受到守军水师阻击,英军复放舢板一只,增兵十余人,妄图掩护英军,直扑炮台。水师和岸上守军一齐向来犯英军开火,“夷船亦炮火不绝,其势甚猛”②,双方激战三个多小时,英军伤亡二十三人。初七、八日,刘耀椿与陈阶平先后返回厦门,加紧设防部署,以增强厦门抵抗侵略力量。陈阶平着重指挥、部署水操台和大炮台东西沿岸兵力。在水操台一带,派拨水师兵八百五十人;在大炮台以东,至头中礁,派兵六百人;在大炮台以西,至风神庙,派兵二百人;还亲自督驻水操台,并往来水操台、大炮台之间,昼夜巡察各军戒严。刘耀椿主要组织调度所属各地所招募的乡勇,前来厦门配合守军,切实加强各要隘防守。七月二十四日,英舰三艘前来青屿门外窥探。刘耀椿立即点验厦门、同安绅士所招募的乡勇六百人,分饬各绅士带往各要隘加强防守,随即亲自驰赴海口,饬探英舰入口情形;并分布厦防同知蔡觐龙招募的三万余乡勇,防守风神庙至文汛口一带;而文汛口以西,商旅辐辏之地,则专责当地绅士按地段防守。七月二十五日晨,英舰驶入青屿,直趋水操台,守口水师并力阻击,英舰屡受创,不得不退出厦门港,但仍泊青屿,伺机反扑。二十六日,英舰又向水操台开炮挑衅,守军水师当即回击,鼓浪屿等地守军纷纷开炮应接,英舰见各地发炮,只战斗半小时,便退出厦门港。二十七日,英舰放下三只舢板船,驶至曾厝坡一带,尾追进口商船,刘耀椿即命水勇驾驶四只划龙船,加桨前往追赶,英舰开炮掩护舢板,提督陈阶平指挥游击谢国标发炮轰击英舰,此时水勇划龙船追上英军舢板船,相互炮击,击中英军五人,水勇亦两人受伤,保护了进口商船安全脱险。当时,刘耀椿还组织数百水勇,伪装商船出洋,在南澳港,利用夜晚无风,主动出击,火攻英舰,“遂坏其柁尾,掷火罐喷筒,歼其夷兵数十,会风起,夷船始窜遁。”③由于刘耀椿和陈阶平督率厦门爱国官兵的英勇抵抗,英舰六、七月间两次进攻厦门,都以失败告终。道光二十年九月,道光帝命颜伯焘继邓廷桢任闽浙总督。他于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一月二十五日抵省城福州,二月,便前往厦门前线,亲自督办防务。力主“水陆兼备”,并出海进攻。刘耀椿积极协助颜伯焘布防,认真落实其“重兵扼要”“水陆兼备”的主张,守卫厦门。在峿屿、大炮台、屿仔尾、鲁班庙、鼓浪屿各要隘,设炮二百七十多门,驻水陆兵二千七百多人;在白石头至沙坡尾一带,倡建高一丈、厚八尺的石壁五百丈,每五丈设炮一门,共设炮一百门;又在曾厝坡、河厝乡、五通汛等处,设炮一百门,驻兵一千四百余人,其中高崎汛还派兵三百人,哨船十只,拦截港面;除此之外,各地尚有机动水勇、练勇九千余人,以应急调遣。与此同时,还准备再招募新兵数千人,水勇八千人,并添筑炮台,创建船坞,积极引进外国新式造船技术和铸炮工艺,自造战舰五十余艘、自铸新炮一千门,以便进入大洋,与英舰在海上交锋作战。当时有些人的记载,对这个“水陆兼备”的设防作了很不公允的评议,认为:“新筑炮台又不如上年囊沙叠垣为卫,新铸千斤炮又多未就。空船空台,徒同废物。”④其实,恰恰相反,对颜伯焘和刘耀椿采取石壁筑垣取代陈阶平“囊沙叠垣”,积极引进国外新式技术和工艺,“新铸千斤炮”,建造欧洲式的干船坞,以及制造新战舰的造船技术,应当予以肯定的评价。在当时,连侵略者自己对颜伯焘、刘耀椿在这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大为惊讶,不得不称赞“他们的造船技术已经前进了一大步”,并颇为感叹地说:“确实,战争时间越久,中国人就会由于‘需要的推动’,越来越走上图谋大变革的道路。不但是他们的船只,而且是他们的战争武器及其防御技术诸多方面,也都已经改进了。”⑤事实上,当时中国所遭到的正是世界上最有殖民侵略经验的老牌侵略者,而这个侵略者恰恰乘颜伯焘和刘耀椿这些“水陆兼备”设防尚未全部完成,而又奉有裁撤兵勇之旨,尤其利用筹诲松懈,“以广东甫经议抚,现当无事”的新任水师提督窦振彪率水师出洋缉盗至浙之机,集中其强大舰队,对厦门进行空前规模的袭击。七月九日(8月25日),英舰三十六艘⑥,闯入厦门青屿口。十日午间,英舰发动进攻,“西索斯梯斯”号兵船首先开炮。刘耀椿立即命令弁兵开炮回击,并指挥白石头汛、屿仔尾和鼓浪屿守军,三面兜击,发射万斤至数千斤以下大炮数百门,顿时击沉英军火轮船一艘,兵船五艘。英军拥有七十四炮位的“伯兰汉”号和“威里士厘”号兵船,配合“西索斯梯斯”号,连续发炮强攻大炮台。石壁筑垣的各炮台,经受严峻考验,有效确保各炮台大炮向英舰轰击。侵略者对厦门炮台建造之坚固无不震惊。他们说:“从战列舰西侧射出的一连串的火和烟异常猛烈,一刻也不停。仅‘威里士厘’号和‘伯兰汉’号就各自发射了一万二千发以上的炮弹,更不用说快速舰、轮船和小船了;虽然炮弹最大的穿透力达十六英寸,但是,当我们停止炮击时,这些炮台却和开始炮击时一样完好无缺。”⑦英舰强攻无法摧毁大炮台,只好一边发炮掩护,一边下放舢板船,分路强行登陆;并且改变战术,以七、八艘兵船并力攻一炮台,一台破,又攻一台,旋攻旋进,凶猛异常。“我军连环开炮,受伤兵丁,血肉狼籍,其同队兵丁,犹各装药下子,奋力拒敌,及见将弁内已有伤亡,环视痛哭,仍复竭力回炮,而将领等奋不顾身,其受伤未死者,亦皆眦裂发指,催督愈急。壮勇等分布各处,见有舢板夷兵上岸,尽力堵御,上而复下者,或三、四次,或四、五次,亦皆斩杀无算。”在殊死激战中,刘耀椿冒着密集炮火,带领印委各员,仍往来指挥于兵勇炮火之间,使“各兵勇益加感奋,尽出死力”⑧。英舰炮火愈放愈多,登陆敌人也愈杀愈众。但,刘耀椿以及印委各员,皆“怀带印信”,分路击敌,表现着顽强抵抗侵略的战斗精神,双方激战三、四小时,英军占领鼓浪屿,并在南普陀附近登陆,控制厦门全城高地,六时左右英舰便进入厦门内港停泊。当夜,刘耀椿随同颜伯焘退守同安。十一日,英军进城,对厦门军民进行疯狂的血腥报复,摧毁所有海防设施,“肆行拆烧,抢掳资财,奸淫妇女,焚毁庙宇,人人痛愤。”⑨乡民陈氏领导、组织厦门人民进行抵制英军入城斗争。据谢兰生《思忠录》记载:“夷众五千,我兵五百,夷用车炮,民用抬枪,以一击十,夷兵死者以百计,伤者以千计。陈氏之死者三人,伤者十二人耳。是以不敢久驻厦门,而退屯鼓浪屿也。”⑩刘耀椿退守同安后,积极协同颜伯焘整顿军队,筹备火炮,征募新兵,团练乡勇。他在同安,募兵三千余人;在中后两路,一百三十余乡和马港一带,团练乡勇万余人。采取军民结合,昼夜轮防,或主动出击,牵制英军。“凡有逆夷水陆栖止处所,昼则寻杀无时,夜则乱石向掷”⑾,使英军“留船聚泊无所”⑿。与此同时,刘耀椿还督同厦防同知顾教忠,深入厦门各乡,劝谕各乡绅耆,晓以民族大义,积极配合官兵抗英,使各乡“无不人人思奋,志切同仇,率其子弟,愿听调遣。”⒀七月二十日夜,刘耀椿亲自率领兵勇,潜渡厦门,联络当地乡民、兵勇,约期二十一日夜,袭击驻守厦门英军。但,英军于当日黎明,“大帮开去,未及痛创”⒁。在整个鸦片战争期间,英军对厦门进行三次入侵,刘耀椿身为福建兴泉永道兼金厦兵备道,无愧为厦门“父母官”,始终站在抗英第一线,积极组织领导厦门军民进行爱国的反侵略斗争;特别他怀着振兴国家的极大热忱,勇于革新,努力引进各国先进科技知识和新式工艺,实践“师夷长技以制夷”,尤其值得赞扬和充分肯定。

更多>> 安丘市地理环境

    安丘市地势为西南高东北低,山区、丘陵、平原各占三分之一。西南边缘的太平山海拔523米,是全市的最高点,东北边缘的汶河河床海拔22米,为全市最低点。安丘市境内有海拔百米以上的山头158个,大都位于县境西南部。其中海拔400米以上的有太平山、摘药山、虎眉山、擂鼓山、大安山、黄皿山、留山、城顶山、紫草山等36个。300以上400以下的68个,200米以上300米以下的30个,200米以下的24个。 安丘市境内大小河流50余条,多在东、北、南部,均系潍河水系。较大的有潍河、汶河、渠河、洪沟河、史角河5条,控制流域面积1884平方公里,为全县总面积的93.7%。汶河在县内有大盛河、鲤龙河、温泉河、凌河、小汶河、墨溪河6条支流,流域面积1076平方公里汶河。是安丘的“母亲”河。 安丘市属暧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年温适中,四季分明,冬季寒冷,夏季炎热多雨,气温年较差大,春季风大干燥、失墒快。秋季清爽。历年降水量646.3毫米,历年平均气温12.2℃,历年光照2502.1小时,历年最大降水量1974年1027.0毫米,历年最低气温1968年1月-18.7℃,历年最高40.1℃。安丘物产资源丰富,非金属矿产种类多、储量大,现已探明和开采的有重晶石、石灰石、大理石、玄武石、白云岩、花岗岩、油页岩、膨润土、石墨等20多种,分布广、品位高、易开采,开发前景广阔。安丘市农业独具特色。安丘蜜桃、大姜、大蒜、芦笋、牛蒡、草莓、肉食鸡等名牌农产品畅销海内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