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吧地图

九江市湖口县行政地图

更多>> 湖口县概述

    县人民政府驻双钟镇。邮编:332500。代码:360429。区号:0792。拼音:Hukou Xian。湖口始建于南唐(公元950年),因地处鄱阳湖入长江之口而得名,是“江西水上北大门”,素有“江湖锁钥,三省通衢”之称,邮政编码:332500,电话区号:0792。境内东临彭泽,南接都昌,西与星子、庐山区界湖毗邻,北与安徽宿松襟江为界。国土面积669.33平方公里,其中耕地占25.1%,山地占22%,水域占28.2%。全县人口27万,下辖5镇7乡2场,122个行政村。2003年,全县实现GDP11.6亿元,同比增长19.6%;财政总收入1.048亿元,同比增长25.1%;农民人均纯收入2962元,同比增长22%。交通区位。湖口位于昌九景“金三角”的中心地带,是环鄱阳湖水运进入长江的必经之地,是长江中下游天然的深水良港。湖口沿江可上溯重庆、武汉,下达南京、上海,沿鄱阳湖可直通南昌及流域各市、县;九景高速公路穿境而过;正在兴建的铜九和规划中的九景衢两条铁路与京九、京广、京沪、浙赣线相联。未来的湖口将形成“两水、一高、两铁”的大交通网络。历史文化。历史上有苏东坡、陶渊明、李白、陆游、黄庭坚等100多位名人墨客登临石钟山吟诗作赋,记胜抒怀,留下许多赞美诗文;湖口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最著名的战役有“朱元璋和陈友谅大战鄱湖十八年”,“太平军与湘军之战”,“李烈钧讨袁起义(二次革命)”等;濒危剧种青阳腔戏曲艺术得到较好的保护和开发,我县被文化部、省政府分别授予了“中国民间艺术之乡”、“戏曲之乡”称号。

更多>> 湖口县历史

    朱陈大战鄱阳湖 元朝末年,在都昌县左蠡与星子县城临界的鄱阳湖一带,朱元璋与陈友谅大战18年,双方投入兵力达80万人。这场水战的时间之长,规模之大,投入兵力与舰船之多,战斗程度之激烈,在中国古代水战史上都是空前的,为后来历代军事家所重视。 元朝末年,各地农民起义风起云涌,起义军在中国南方群雄割据,各霸一方,为取得政权展开了激烈的争战。他们之间的战争是争夺中国南部的战略决战。 1363年春,陈友谅从九江率60万大军向朱元璋控制的南昌发起围攻。朱元璋被迫率20万水军从南京千里回兵救援。8月底,双方在鄱阳湖上展开了决定生死存亡的大战。 陈军人多势众,战舰如云,其巨型战舰高数丈,分三层,速度快,外包铁皮,但机动性不强。朱军人少,战船也小,但小舰有机动灵活的优势,且朱军士气高昂。 8月29日,两军在康山水域(今余干县境内)接触,第一场战斗开始。陈友谅巨舰相连,楼船高十余丈,舰队成阵,展开达数十里,气势逼人。朱元璋针对敌我双方的形势,利用陈军“巨舰首尾连接,不利进退”的弱点,决定用火攻。 第二天,朱元璋大将徐达率舰向陈军猛攻,击败陈军前锋。紧接着朱军乘风发射火炮,陈军死伤甚众,但朱军伤亡也不小。恰恰在这时徐达座舰被对方火炮击中,陈军乘势反攻,陈猛将张定边向朱元璋座舰直冲过来。眼看朱元璋就要成为俘虏了,朱将常遇春一箭射中张定边,朱军随之冒死来救,朱元璋这才侥幸脱险。此时天色已黑,双方收兵。 第三天朱亲自率舰队进攻,朱军失利,右翼开始后撤,朱元璋虽连斩十余名队长也不能阻止败退。下午3点,东北风起,朱军就乘风放火,陈战舰陷入火阵。一时鄱阳湖上烟焰张天,火光赤红,陈军损失惨重。第四天双方再战。24小时不分胜负。第五天,陈军击碎朱元璋座舰,朱逃移它舰,陈士气为之一振,但至下午,陈军支持不住,开始败退,退守鄱阳湖西岸的渚溪;朱军则进军湖东岸都昌左蠡,切断陈军退路。 两军在渚溪左蠡相持其间,朱元璋不断诱降,陈两员大将投敌。陈友谅恼羞成怒,靠杀俘虏出气。朱元璋则为战俘治伤,并祭奠阵亡将士,以此收买人心。陈军士气更加低落,10月3日,陈军粮草殆尽,率军冒死突围,均被朱军击退。陈率部向湖口方向逃跑,朱军又用火舟火筏攻击,血战十余小时,陈友谅被箭射死。鄱阳湖之战奠定了朱元璋统一中国的基础。 后来,民间传说朱元璋之所以在水战的第一阶段,也是决定性的阶段取胜,都怪陈友谅没有选择好战场,不该选在康山附近,致使自己兵败身死。“猪(朱)见糠(康),喜洋洋。”难怪在康山之战中,朱元璋几次化险为夷,士兵愈战愈勇,全在于这座康(糠)山。 600多年过去了,鄱阳湖之战已成历史,但在那名叫扬澜的小土岗上,还有一座花岗石砌成的数米高的石台,传说那是朱元璋指挥大军围攻陈友谅的点将台。在离渚溪数十里的吴城(属永修县)镇外,也有一座临水古亭,传说是朱陈大战时,陈友谅妻子登临观战的“望夫亭”。其实此亭本名望湖亭,始建于晋朝。朱陈大战后,民间艺人们转辗传说,将“望湖亭”说成了“望夫亭”。 朱元璋大战陈友谅 明朝的事儿多邪乎且不乏戏剧性,特别是头尾都和争夺天下的金戈铁马搅成一团。就说元末的群雄逐鹿吧,一个赤贫之家的小佃农,一个屡屡靠化缘(讨饭)为生的小沙弥,居然摇身变为大军统帅,将其对手逐个淘汰出局,终于成就其一统江山、九五之尊! 历史选择了朱元璋,也选择了决定朱元璋命运的战场——鄱阳湖。 600多年前的一场决战,胜者朱元璋由此而定鼎大明基业。庐山遂成为这位天子眼里的圣山福地,当是得之于庐山鄱湖间的地缘关系吧。 朱元璋在拿下集庆(后改名为应天)这个战略总根据地之后,势力范围扩展到苏南、皖南和浙江的部分地区,已壮大为争天下的一支劲旅。他真正的强敌并非元朝军,而是他的两个邻居———东边的张士诚和西边的陈友谅。究竟先拿谁开刀,是个重大战略决策。当时朱元璋手下普遍认为张士诚比较弱,主张先对付他。朱元璋却不同意,对谋士们说,张士诚的特点是器小,陈友谅的特点是志骄,器小无远见,志骄好生事。如果我进攻陈友谅,张士诚必然不会救他,而进攻张士诚,陈友谅就一定会动员全国兵力来救,我就要两线作战。后来发生的事果然应证了朱元璋的战略眼光。 至正二十三年(1636)七月二十日,朱元璋陈友谅的鄱阳湖之战在康郎山水域(今余干县境内)摆开阵式。 次日(21日)两军正式交手。陈友谅的汉军达60万之众。他的巨舰是三层的新式楼船,最大的竟长达15丈,宽2丈,高3丈,船身外面还用铁皮包裹着。朱军远望,只见其甲板上有骑兵往来。下层只管划船,与上层相隔开。上面打得天翻地覆,下面还能保持动力。朱元璋兵力只有20万,其战船不仅数量少,个头也小得多。但朱元璋的骁将徐达瞅准敌舰空隙,灵活地穿插,亲自率舰向陈军猛攻,折损了敌方前锋。一顿炮火上去,陈军死伤甚众。陈军也发起猛烈反攻,徐达座舰被对方火炮击中,朱军败退,伤亡也不小。当天夜里,陈友谅召开作战会议,提出集群突击:把船只用铁索连起来。 22日,在陈军凶猛进逼下,朱军右翼抵挡不住,战船纷纷后撤,朱元璋连斩十余名队长也未能止住败退。撑到下午,东北风起,朱元璋与将领们暗喜,赶紧出动备好了柴薪与火药的快艇,命敢死队驾起,乘风冲入敌阵。待迫近敌舰便放火,一时烈焰飞腾,湖水尽赤。一会儿功夫就烧毁陈军数百艘巨舰。陈军死伤过半,朱元璋挥军乘势发起猛攻,又毙敌2000余人。陈友谅弟友仁、友贵等重要将领被烧死。23日,双方又有交锋,僵持不下。陈友谅瞅准朱元璋旗舰展开猛攻,朱元璋刚刚移往他舰,原舰便被陈军击碎。 接下来几天,朱军愈战愈勇,陈军则颓势益显。朱元璋为控扼长江水道,乘夜移军左蠡。陈友谅也移舟泊于诸矶。相持三日,陈军左、右金吾将军见大势已去,相继投降朱元璋。陈友谅为泄愤,尽杀俘虏。朱元璋则放还全部俘虏,并医伤悼死,以分化瓦解陈军。为阻止陈军逃遁,朱元璋下令移军湖口,命常遇春等率舟师,横截湖面,又令一部在长江两岸修筑寨栅,并置火筏于江中。 8月26日,陈军因粮食奇缺,将士饥疲,遂冒险向湖口方向突围,又陷入朱军的包围,朱军乘机四面猛攻,陈军混乱溃逃,在泾江口复遭朱军伏兵截击,陈友谅中箭身死。残部5万余人投降。太尉张定边同陈友谅儿子陈理逃回了武昌。 这场水战,从7月20日(农历)开始到8月26日结束,前后历时37天。其时间之长,规模之大,投入兵力、舰只之多,在战史都是空前的。创造了中国水战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范例。 太平军血战湘军 距今150多年前,在中国大地上曾经发生过一场激烈、浩大的农民运动,这就是我国南方农民为推翻大清王朝黑暗统治的太平天国革命战争。这场著名的革命风暴,在洪秀全的领导下,席卷整个长江流域,使中国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在太平军的西征中,也接受了血的洗礼,成为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江湖水战场。江湖双捷太平军西征进入江西鄱阳湖地区,是从1853年(清咸丰三年)5月开始的。5月19日,洪秀全派春官正丞相胡以晃率战船千余艘,步军二三万人西征。1854年(清咸丰四年)4月,太平军承宣黄文金、胡鼎文以石钟山为城,兴土木,起硝馆、凿濠沟。10月,清军总兵赵如胜率战舰攻打石钟山和梅家洲,未能得手,退守吴城。 1855年(清咸丰五年)1月1日,在湖北田家镇被湘军击败的太平军冬官正丞相罗大纲率千余人,退守湖口梅家洲,黄文金据守湖口城。于石钟山石隙穿铁锁江,上下石钟山间的湖面设水排三座,战船数十艘,民船千余号。于西岸立木城二座,设炮眼三层,营外周围密布木桩竹签。掘濠数重,内安地雷,钉铁蒺藜于其上。两岸营墙,百炮轰击。1月15日,湘军水师始攻湖口,百计攻冲,都不能入排内,伤亡很大。 1月23日,翼王石达开从安庆赴湖口坐镇指挥。湘军水师将领彭玉麟率军血战4小时,伤亡400余人。1月24日,湘军陆勇欲再攻,激战数小时。1月29日,湘军陆勇和水师同攻湖口。入夜,太平军集中优势兵力,用火猛攻外江水师八里江老营,烧毁湘军笨重大船40余艘。 2月11日,石达开亲赴九江,派出近百艘小船,再次用火攻九江官牌夹敌军船队,夺得曾国藩的帅船,焚毁敌船多艘,气得曾国藩再次投江自杀。这两次大捷,是太平军半年以来,获得第一次大胜利。内湖相持 1855年(清咸丰五年)2月底,湖口、九江之战后,驻湖口的大平军分兵由都昌攻陷饶州(今鄱阳县),进军乐平、景德镇及安徽祁门、徽州等地。 6月,太平军承宣胡鼎文、黄文金、李继远乘坐夺获的曾国藩帅船和长龙花船,率水勇进军姑塘、青山一带湖面。湘军将士欲夺回帅船,对他们合长围包抄。太平军换舢板数只,迅速撤出。太平军伤亡40多人,惟张功勋奋勇异常,手持大刀,身怀火弹,湘勇抢登者,都被他杀伤。各哨官绕舟齐登,用长矛搠张落水,夺回帅舟和长龙花船。 自9月2日至12月28日,两军水陆交战就达14次之多,非常频繁,形成拉锯式的相持之势。重阳惨败 1856年(清咸丰六年)4月,曾国藩调彭玉麟由樟树吴城,督领水营丁义方进攻涂家埠(今江西永修),太平军失利。石达开、罗大纲第二次来到湖口,设石城三处,设炮三层,两岸战船鳞比,较前更密。横江铁索数道,以木筏驻精兵排炮护卫。 1857年(清咸丰七年)7月2日,彭玉麟率内湖水师受到下石钟山、梅家洲排炮轰击和两岸船队围攻,无损而返。 10月25日(九月初八日),黎明时分,彭玉麟派苏在位、罗胜发等进攻湖口;王翼武、丁义方进攻梅家洲,刘国斌由中路接应。太平军分两岸迎战,双方展开激战。战至日暮,太平军阵亡二千余名,双方收队暂息。 10月26日(九月初九)五更,清军陆勇缘梯攻湖口县城,飞火箭击中太平军城内火药,太平军开城夺路而出,又被截杀二千余人,被俘二百余名。黄文金携家眷从文桥逃走,湖口县城被湘军占领。 血染浔城 九江,自1853年9月28日被太平军西征军进驻后,由殿右十二检点林启荣镇守九江。九江成为太平天国上游重镇,对太平军进出鄂、皖、赣,保障长江水道,起了重要作用。林启荣在九江缮城增壕,守备甚固,清军多次进攻,均未得逞。 1854年11月,曾国藩以湘军悍将塔齐布攻打九江,均被击退,至咸丰五年秋,塔齐布愤懑呕血而死。1856年12月,清军占领武昌后,曾国藩又令湘军进攻九江。自1858年2月6日开始,大战六昼夜,林启荣坚守苦战,击退清军。 正月,清军自官牌夹起到白水湖修筑长壕,长三十余里,至三月筑成宽三丈五尺,深二丈的长壕六道,对九江三面合围,造成九江城内无蔬菜供应,林启荣动员军民自种蔬菜,抗战到底。1857年8月15日中秋节,小池口被湘军攻陷,九月初九重阳节,湖口又失守,九江孤立。湘军水师巡守江岸,合围九江。1858年5月17日(四月七日),李续宾利用城东门外挖好的地道,埋以地雷炸药,将东城门炸塌百余丈。城破,林启荣率将士进行英勇巷战,一万七千余名太平军战士,全部英勇牺牲。石钟山战争风云 石钟山坐镇鄱阳湖口,危崖高耸,形势险要。扼三江之门户,当吴越之要冲,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若许英雄豪杰在这里刀兵相见,浴血奋战,演出一幕幕波澜壮阔、惨烈异常的战争活剧。从大禹征三苗,到人民解放军渡江作战,这里历经大的战事50余起。战争赋予石钟山“江湖锁钥”的称号。 从石钟山沿湖而上4公里处,是有名的射蛟浦。传说汉武帝曾射蛟于此。苏辙有诗云:“射蛟江水赤,教战越人惊”。 东汉末年,孙策西征,在鄱阳湖口大破庐江太守刘勋。 公元208年,曹操拥兵80余万,破荆州,下江陵。周瑜积极备战,操练水军于鄱阳湖。雄姿英发,经石钟山下,出湖口,进兵赤壁,与刘备合谋,大破曹军。从此,曹操再不敢贸然进兵江东。三足鼎立之势,逐步形成。 晋朝隆安二年(公元398年)七月,王恭`桓元举兵反。元兴三年(公元404年)三月,桓元至浔阳,逼帝西上。刘毅等奉命率兵追赶。四月,刘毅`何无忌等与桓元在桑落洲(石钟山对面)激战,大败桓元。 晋朝义熙六年(公元410年)五月,卢循趁刘裕北击南燕之机,与徐道覆从广州起兵,分两路大举北犯。卢循攻长沙,徐道覆攻豫章,很快占领了洞庭、鄱阳两湖流域,并乘胜顺江东下。刘裕从北方回军来战。两军大战于桑落洲,卢循大败而逃。 南北朝宋孝建元年(公元454年)二月,江州刺史臧质举兵反叛。臧质自以为是一世豪杰,早有异图。孝武派遣抚军将军柳元景统率王元谟等严阵以待。臧质领兵来攻,王元谟悉起精兵出战,大败臧质军。臧质逃入南湖(南湖嘴近石钟山)。追兵赶来,臧质摘荷叶盖在头上沉入水中,只把鼻子露在外面。一军士望见,一箭射中臧质。众军拥上,割下头颅,传送建业。 元朝至正二十三年(公元1363年)八月,朱元璋亲自率领舟师20万,进驻湖口。陈友谅放弃围攻南昌,率军60万顺赣江而下,入鄱阳湖接战。双方在鄱阳湖交战40多天。最后,陈友谅供给匮乏,众叛亲离,只得冒死冲出鄱阳湖口。朱元璋挥军追击。陈友谅逃到石钟山对面的泾江口,乱箭射中眼睛,贯穿头颅,当即死亡。朱元璋大获全胜,一举奠定了建立大明王朝的宏伟基业。 清朝咸丰三年(公元1853年)五月,太平军占领湖口县城,据守石钟山。十一月,曾国藩派水师进攻湖口。太平军与湘军在湖口相持,大战小战,频繁不断。今番我赢,明朝你输。直到咸丰七年九月,湘军水陆夹攻,经过血战,才攻破了湖口县城,占领了石钟山。此后的几年中,太平军也多次向湖口湘军发动进攻,但一直未能攻取石钟山。 如今,石钟山上早已散尽战争烟云。楼阁玲珑,绿树繁茂,小桥流水,花团锦簇。昔日的“江湖锁钥”已不再具有冷兵器时代扼江控湖的军事作用。然而,当我们踏着历尽沧桑的石钟山崎岖石径,翩然追忆千古风流往事,心中一定会迸发出无限感慨。战争造就英雄,英雄血写历史。战火一次次洗礼的石钟山,更加神圣,更加壮丽。 彭湖地区的抗战 日本侵略者发动侵华战争后,在彭湖地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第五师挺进十八团开展的抗日战争,是整个新四军抗战史上的光辉一页。 1943年3月,中共鄂皖边地委领导下的黄(梅)宿(松)工委派遣占润民率领15人的武工队,往湖口开展敌后抗日武装活动,建立敌后赣北抗日根据地,为新四军五师、七师之间从江南开辟一条通道。 3月上旬的一天晚上,占润民带领15人组成的武工队从段窑镇出发,避开日军的封锁线,乘坐渔船渡江,到达湖口棠山一个三户人家的小村庄枫林圹。时已拂晓,即住下封锁消息。天明,派10人化装成砍柴的农民去看地形,并侦察敌情,留5人在村中做群众工作。第二天晚上,武工队越过彭(泽)湖(口)公路向南山进发,在这带活动了7天,吸收了两名新战士加入武工队,这对找向导和接近群众有很大的帮助。武工队严格执行纪律,很快获得群众的拥护和好评。 占润民的武工队在江南彭湖边很快站稳了脚跟,五师鄂皖边军分区于当年春夏之交派郑重率挺进十八团一部到彭泽,与商群的独立大队会合。商群同志彭泽人,1930年开始从事革命活动,抗战后在七师领导下,这次划归郑重同志领导。 郑重同志在商群的协助下,工作进展迅速,首先控制了土匪势力和地方帮会势力,建立民主政权———挺进十八团湖西办事处,并组建了中共彭泽工委,书记由商群担任,政委郑重。 1943年初,彭湖边敌我双方的武装力量和态势是敌强我弱,日军在这里修建了大量的工事,配备了强大的兵力。长江中敌舰艇来往巡弋,公路上敌军车常常驶过。日伪军的武装装备、弹药充足良好,后勤供给亦基本无事。 我军开始进入湖口时只有15人的武工队,彭泽有郑重同志的挺进18团的一个连和教导队,共200余人。商群领导的长江独立支队30余人。到1944年底,我军兵力差不多达到一个团。武器装备相对比日伪顽军差些,加上当时彭湖鄱边区和长江沿岸有各股土匪武装,形势非常严峻。 我军进入江南的第一仗是消灭彭泽湖西的土匪武装熊胡子。因他们经常袭扰群众,不听我军劝告和教育,湖口方来安匪徒在交保释放后,不思悔改,继续为害百姓,且勾结中央情报组,企图偷袭我军,遂被我军包围活捉,并就地枪决,被土匪枪杀的耕牛、金银财物,我军悉数归还原主。 1944年2月的一天,我军30余人的部队在彭湖边一个村庄做群众工作,由于汉奸告密,被日伪军100余人包围。我军觉醒后,即组织突围。班长吴凤山是个机枪手,他端起机枪边打边冲,我军全部安全突围。从此,声威大振。 中共彭湖工委成立后,大工委决定将长江独立支队与湖口武工队和棠山军民联防大队合并,称为江南挺进支队,有100余人枪,商群任队长兼政委。 1944年4月下旬,那天天气晴朗,农民正忙于栽田割麦,化装下乡打掳的日军,突然窜到我军驻地面前,我江南挺进支队出其不意以一个突击排,由张炳坤连长带领,向敌人猛冲过去,敌人还不知怎么回事,炸得掉头就跑,有的日军把皮鞋都跑丢了。我军缴获子弹两箱,自此以后,小股日军再也不敢下乡了。 我新四军江南挺进支队的发展壮大引起了敌顽的注意和仇视。1944年5月,顽固派纠集三个团,联合湖口地方三个保安中队向我彭湖抗日游击根据地进犯。我挺进十八团和江南挺进支队为团结抗日、顾全大局,采取回避公开正面冲突的政策,乃分头向顽后(波阳)转进。商群同志率领的支队在返回根据地时,在丝瓜山同伪军遭遇。我军击毙敌中队长一名,俘敌12人,缴枪12支。当时的长江,日军常派武装汽艇巡逻,并靠岸抢劫群众,奸淫妇女。特别是永河洲群众受害严重。群众一致要求新四军予以打击。1944年9月的一天,商群同志带领手枪队,潜伏于永河洲,等了一天,敌汽艇未来,商群留下7个队员,继续潜伏,第二天战斗打响,敌汽艇上的日军一人被击毙,我手枪队有一战士受伤。此后,敌汽艇再也不敢随便靠岸了。 1945年元月,在攻打望江伪军梁金魁部时,挺进十八团政委郑重同志不幸牺牲,年仅30岁。根据地军民听到这一噩耗,个个泣不成声。郑重同志遗体埋葬在彭泽辰字号。其全部职务由鄂皖边中心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吴光治同志接任。 1945年,日军已为强弩之末了。1945年2月,我军拔除了日本侵略军驻望夫山据点。2月5日,日军集中湖口、彭泽、东流、至德、安庆等地日伪军共5000人,向湖口彭泽边区根据地扫荡,妄图消灭我新四军挺进十八团和江南挺进支队,日伪报道班人员时安岳及时汇报了这一重要情报。我军乃转入岷山,占领了有利地形。日伪军包围了岷山,战斗了一天,数次冲锋均被我军击退。下午4点多钟,其一指挥官负伤,只得抬着许多伤员撤离,我军只一位排长受伤。 我新四军江南挺进支队从几十个人开始,越战越勇,越战越强,不断发展壮大,到抗战胜利前夕,已发展到装备完善的300余人,挺进十八团也壮大到一千余人。 1945年11月,中共彭湖工委和江南挺进支队共400余人,同挺进十八团一道,被整编成第六团,属鄂东军区独立二旅战斗序列。新四军第五师开辟的彭湖边抗日根据地,使当地人民群众从黑暗恐怖的沦陷区解脱出来,人民安居乐业,生产得到一定的发展。 在抗战胜利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之际,根据地军民举行了盛大的庆祝大会,人民敲锣打鼓,燃放鞭炮,杀猪磨豆腐,慰问新四军。新四军留下的好传统、好作风,一直在彭泽地区开花结果。 南下与西进经过概况 1948年12月,中共中央华北局在石家庄召开会议,决定从冀鲁豫边区抽调干部随解放大军南下,对新解放区进行接管。会议提出了抽调干部的条件:立场坚定、年龄较轻、身体要好,有一定的文化和独立工作能力。1949年1月上旬,冀鲁豫区党委根据中央指示精神,从区党委到地委、县委、区委,迅速把干部组成两套班子,一套留在当地,一套南下到新区去接管。按照新区一个省党政军组织所需配备干部数量,冀鲁豫区党委按系统定额定员,从全区8个地委、专署、军分区抽调了3900名干部,1330名战士、勤杂、通讯人员,共计5290人,组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南下干部支队。支队司令员傅家选,政治委员徐运北,参谋长万里(过长江前,万里率540名干部去南京参加接管工作),政治部主任申云浦。支队下辖8个大队(一个地委为一个大队)、30多个中队(一个中队为一个县的架子)。由陈达之、王升三率领的清丰县100多干部战士和郭俊才率领的卫河县?40多名干部战士,2月25日在濮阳合并为一个中队。从2月28日到3月30日,南下干部支队的全体干部战士,集中在山东菏泽县城南晁八寨一带,进行时事政策学习和军事训练,明确了到新解放区的工作任务,坚定了随军南下的信心。 3月31日,南下干部支队从菏泽出发,风餐露宿,日夜兼程,途经商丘、徐州、蚌埠,于4月6日到达合肥。总前委首长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粟裕等接见了支队领导人,明确指示:南下干部支队过江后的任务是负责接管赣东北地区,建立隶属于中共中央华东局领导的赣东北区党委。根据这一指示,赣东北区党委于4月中旬在合肥组成,书记徐运北(到达上饶后,由五兵团政委苏振华兼区党委书记,徐任第一副书记)。4月18日,南下干部支队在安徽桐城宣布了赣东北区党委所辖的上饶、贵溪、浮梁、鄱阳4个地委和专署领导机构的组成,同时各地委宣布了组建所辖各县委、县人民政府的领导机构,配备了相应的工作人员,提出了接管各地、县的具体计划。其中第一大队确定拟接管鄱阳地区。鄱阳专区下辖鄱阳、都昌、湖口、彭泽、余干、万年县及鄱阳市。地委书记白潜,副书记常颂;专员张欣如,副专员陈桐源;军分区司令员周桂生,政委白潜,副司令员张克球,副政委顾汉臣。 人民解放军突破长江防线后,南下干部支队紧随五兵团于4月26日夜在安庆渡江南下,5月4日抵达景德镇,旋即开始执行接管赣东北地区的任务。 以陈达之为政委的一大队一中队4月27日凌晨从安庆渡江,几天后到达马当休整。在马当,鄱阳地委书记白潜宣布一中队接管湖口县,陈达之任湖口县委书记、王升三任湖口县县长。中队领导找到湖口县地图,根据原有乡镇区划,将全县划分为六个区,并确定了区委书记、区长及干部名单。5月5日一中队到达湖口县流泗桥,6日下午进驻湖口县城,湖口县从此获得解放。 …… 1949年7月,党中央发出了向大西南进军、解放大西南的命令。8月华东局作出决定:为了保持江西省的完整和便于领导,赣东北地区划归华中局江西省。同时,江西省委决定,将原鄱阳地委所辖的都昌、湖口、彭泽三县划归九江地委。根据中央指示,组建赣东北区党委的原冀鲁豫南下干部支队组成贵州省委,准备随同二野五兵团西进,解放和接管贵州。2600余名赣东北青年(湖口县至少有20人以上??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西进干部支队。西进支队共9333人(干部5771人,战斗、公勤人员3562人),下辖5个大队、54个中队。 8月26日,中共湖口县委召开全县领导干部会议,传达上级有关西进的指示,宣布接管湖口县的全体干部、战士将随二野五兵团西进,鄱阳地委副书记常颂到会讲话。9月13日,清丰、卫河南下干部离开湖口转道九江赴上饶集中。经过整顿,改编为西进支队一大队十中队,陈达之为政委、王升三为中队长、李永成任副中队长。 9月10日,赣东北区党委、赣东北行政公署正式宣布撤销,苏振华发表了告赣东北人民书。西进支队全体干部战士,从9月25日至28日分批从上饶出发,经南昌、九江、武汉向贵州推进。10月29日,支队党委在湖南芷江宣布了贵州省委的组成人选,同时还宣布原接管鄱阳地区的干部接管贵阳地区、接管湖口的干部接管贵筑县,任命陈达之为县委书记、王升三为县长、李永成为组织部长、朱玉增为民运部长。 11月15日,贵州省会贵阳市解放。11月17日王升三率领十中队前梯队到达解放了的贵筑县驻地花溪镇,陈达之率领的后梯队于21日抵达。 …… 1943年3月,中共冀鲁豫区委决定划清丰县西北部3个区、内黄县东部1个区、南乐县西部2个区置卫河县,1949年10月后恢复原建制。

更多>> 湖口县地理环境

    湖口县属北亚热带湿润性气候区,热量丰富,雨量充沛,四季分明。年平均气温17.4℃,积温在5358.7~5402.1℃;最冷月(1月)平均气温4.2℃,最热月(7~8)平均气温28.8℃,有记载极端最低温-10.3℃、极端最高温40.3℃;常年无霜期258.8天;年平均降水量1442.5毫米;全年实际日照总时数平均1983.8小时,日照率为45%。受寒潮和季风影响,湖口县灾害性天气主要有春季低温阴雨,春夏季暴雨,夏秋干旱和干热风,冬季寒潮大风和冻害。其中以暴雨与长江、鄱阳湖外涝引起的洪涝造成的危害最大。在三峡水库建成前统计,大水(水位年内变幅大于30%)平均8年一遇,中水(水位变幅10~30%)平均4年一遇;历史最高水位22.58米(1998年8月1日),最低水位5.9米(1963年2月6日)。

更多>> 湖口县金融休闲

    工业及产业布局2004年全县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完成增加值2亿元,增长85%,完成销售收入6.85亿元,增长93.1%,税收4079万元,增长125.6%,实现了省委、省政府提出的工业“三年翻番”目标,获全省“工业三年翻番奖”和“工业贡献奖”。通过优化结构和调整布局,工业初步形成了以金沙港钢铁、蓝天玻璃、富达化工、浔朋化工、钟山药业为代表的重化工业产业格局,并以此集聚了乔旭化工、中伟科技、三本化工、康泰印务、中天医药等一批产业链项目。金砂湾工业园按“生态式、园林化、环保型”的要求进行规划和建设,规划总面积6.6平方公里,分两期建设,目前第一期开发1.4平方公里,园区水、路、电、通讯、码头、电站等重要基础设施基本建成。制定了生态园区建设整体规划,建立了园区环境评价和监管制度;着力发展园区循环经济,2003年省环保局将县金砂湾工业园命名为“省级生态工业建设示范园区”,在全省属首家。现园区共有企业26家,2004年1~5月,完成工业总产值2.56亿元,同比增长181%;产品销售收入2.2亿元,同比增长216%;上交税金812.7万元,增长139%;园区就业人数近4000人。2004年1-5月份全县实现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10266.1万元,同比增长115.46%,增幅排全市第一。农业及产业化发展1、传统农业是主导产业。粮棉油等常规农产品是农业收入的基础,近两年粮食产量保持了稳步增长。2、水产业、无核柿、药材是的特色产业。今年,水产养殖面积7.55万亩,水产品总量可望达到2.75万吨,其中特种水产养殖面积6.5万亩,产量可望达到1.1万吨;无核柿规模种植面积1.2万亩;药材种植面积5000亩。3、发展龙头企业和创建品牌。全县现有钟山药业、东坡水产品加工厂、华征水产品加工厂、年丰公司、绿宇食品有限公司、商业畜禽公司等龙头企业29家;有10个农业基地获得省无公害基地认证,湖口鳙鱼、鳜鱼获国家“无公害农产品”认证;钟山药业生产的蒲公英系列中药产品获国家中药保护;东坡水产品加工厂和大家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糟鱼获得了省外贸厅颁发的自营出口认证书;湖口螃蟹大多数为大湖养殖,品质较好。4、农业基础设施建设。2004年,全县40%的小(二)型水库进行了除险加固,工程规模创20年之最,为全市先进典型。今年力争全面完成80%的小(二)型水库的除险加固。旅游及第三产业编制了县级旅游发展总体规划,组建了旅游总公司,实现了管理权和经营权的分离;全面整合旅游资源,做大石钟山、鞋山文化品牌,利用名山、名岛、名江、名湖,包装推介了江湖两色观光游等特色旅游产品。新建改造了石钟山宾馆、兴湖山庄等星级宾馆,提升了旅游接待档次和服务水平。在上海、武汉、长沙等大中城市召开旅游推介会,在中央、省、市电视台拍摄了短片。使湖口成为大庐山旅游圈中重要的山水旅游目的地,成为鄱阳湖生态旅游、长江水上旅游、江西水上旅游线路上的重要节点。今年1~5月份全县共接待国内外游客6.5万人次,同比增长25%,实现旅游直接收入329万元,同比增长49%。我们坚持“多元投资建市场、依托特色兴市场”的发展思路,进一步提升了鄱阳湖湖大市场的商业品位。1~5月份全县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5481万元, 同比增长13.5%;预计上半年第三产业可实现增加值1.72亿元,同比增长13%。城市建设及“三大组团”规划湖口距九江城区22公里,在城市规划上,我们立足“九江卫星城”的定位,去年底完成了县城总体规划和五个详细规划,详规覆盖率达到了近期建设规划的100%,城市建设已形成“沿湖旅游组团、沿江工业组团、沿路行政商贸核心组团”的总体布局。在市政建设上,相继建成了鄱阳湖广场、凤鸣花园、高速路口转盘、迎宾路、台山路等工程,相继开工了工商大楼、国税大楼、电信大楼等退老城进新城的建设项目,逐步完善了莲湾小区、钟山小区等住宅小区,全面拉开了县城框架。在城市管理上,实行了宣传教育、重点整治、加强巡查的立体管理,实施了城区“畅通工程”、“穿衣戴帽工程”、“四化工程”,提高了城市供水、城市供电和城市公交的服务质量。社会事业进步进位申报并实施科技新项目12个,其中1个列入国家中小企业创业基金项目,1个通过国家GMP论证,1家民营企业被省科技厅认定为区外高新技术企业。加大了教育投入,成功搬迁了湖口二中,引进了民办礼文中学,优质高中项目前期准备工作已就绪,乡村中小学危房改造全面完成。全民健身周活动受到国家体育总局的表彰,并荣获全省最佳组织奖。投资130万元的疾控中心建成并投入使用,进一步提高了卫生防疫水平。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迈入了全市先进行列,尤其是出生人口性别比专项整治成效明显。围绕创建和谐平安湖口,投资100多万元建成了县城防控体系,“三警联勤”工作成为全省创新基层公安工作的典型。“两个确保”和“一个低保”落到实处,积极解决失地农民低保问题,2004年被评为全省“城镇低保工作先进县”。推进了村落社区建设,今年被评为全省“村落社区建设工作先进县”。通过建设劳动力资源市场和再就业基地,拓宽了就业和再就业渠道。

更多>> 湖口县文化教育

    湖口县风光秀丽,人文荟萃,处于数条黄金旅游线上,与瓷都景德镇、彭泽龙宫洞相邻,并与黄山、九华山相距不远。主要旅游点有玲珑幽静的石钟山、雄伟神奇的大孤山(鞋山)及烟波浩瀚的鄱阳湖等。鄱阳湖与长江交汇处水分清浊两色,蔚为壮观。作为庐山旅游区的组成部分,石钟山、鞋山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石钟山有上下两座,均在湖口县城,倚南滨湖的为上石钟山,靠北临江的为下石钟山,两山对峙,相距1200米,新建的城防堤将两山连结。上石钟山与森林公园、鄱阳湖大桥、雁列山隧道相连,石林耸立、境地幽静,古建筑均毁,尚存王安石、常遇春等题刻10余处;山脚湖面有孤石兀立,传为常遇春以枪挑置崖上,称为英雄石。下石钟山危崖陡削、亭阁参差、林木葱郁、金石古朴,全山面积约9万平方米,海拔61.6米。有自魏征、苏轼、黄庭坚至郑板桥、曾国藩等历代名人留下摩崖石刻和碑刻70余件,其中魏征手书石刻为省级重点保护文物。苏轼曾三过湖口,其中宋元丰七年六月第一次到湖口,探访石钟山后所作的《石钟山记》,为流传千古的名篇。 大孤山又名鞋山,为鄱阳湖中的一座形似绣鞋的孤岛,系第四纪冰川活动的遗迹。海拔97米,周长1000米,距县城9公里。山上存有宋代米芾和清代彭玉麟等名人题字石刻。登临鞋山如置身万顷碧波,有与候鸟为朋、匡庐为邻之感。湖口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石钟山、鞋山及其周围江湖水中岸上,为数千年来的古战场。汉武帝南巡,射蛟于江中;建安十三年(208年),周瑜操练水军于鄱阳湖;晋安帝元兴三年(404年),刘裕部破桓玄部于桑落洲;元末朱元璋与陈友谅大战鄱阳湖;清代太平军与湘军水师周旋江湖间10年之久;民国初年,李烈钧打响反袁世凯的第一枪;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红军攻占湖口县城;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军民与日军血战鄱阳湖滨……在这里都可以寻踪觅迹。太平军遗垒,“二次革命”炮台等至今尚存。近年还在鞋山附近修复了若干战争遗址,供游人参观凭吊。同时,规模宏大的水上古战场游乐园也正在兴建。湖口县还有丰富的古文化遗址,如新石器晚期遗址、西周遗址、古彭泽县城遗址、上甲县遗址等,具有重要的考古价值,也是尚待开发利用的重要旅游资源。明代九江知府题咏的湖口八景——虹桥仙迹、渊明故址、大岭云亭、花尖秀色、双钟月色、彭蠡涛声、沙洲渔唱、劳渡舟横,多数尚未列入旅游项目,亦可开发。此外,县内在鄱阳湖湖叉南北港湖、泊洋湖、皂湖上修筑的三条拦湖大坝,已经连成一线,形成数十里长堤围绕县境西部陆地边缘,与国家森林公园联成鄱阳湖滨一大景观。湖口县以名江、名湖、名山、名城为依托,确立了在鄱阳湖水上旅游的龙头和中心地位,形成了“二日游”格局。2006年接待县外10.6万人次,旅游直接收入556万元。

<